thebrokenofme

Rofix:

他的脑后一段时间没有打理了,这一觉醒来他又感觉怅然若失。自己一个人躺在田野里,太阳又快下山了。九月的风愈加的寒冷了起来,昨夜还下了雨,只是再也记不清后面的经过。他摸了摸脑后,枝叶还算完整,应该有蜜蜂来过了吧,他在梦里也尝到甜甜的味道,不可能来自于自己。在笠花起,每个人的大脑都是一颗盛开的玫瑰模样,一层层的花瓣随着时间叠起,而记忆就是杂密的花粉包含其中。有时候蜜蜂会将一个人花粉带到另一个人的脑后,一个人丢失了一点点记忆,又有人多了他人的回忆。

评论

热度(2003)